96情感网 > 情感百科 > 文章详情

挽回爱情的文章长篇(发生在我身上的4个挽回故事)

日期:2021-08-14 00:29:23作者:图片:未知人气:+

(我有一个栏目叫《失恋,我所经历过的最痛苦的事》,已经消失了。现在决定单独发出去,希望对失恋后想挽回的朋友有所启发。这是那35篇文章中我最喜欢的一篇。)

作者:李

在我开始写这个专栏之前,我预计有35个部分,每个部分有3-4,000个单词,但是当我写的时候,每个部分都有1万多个单词。

一开始我说,每天更新一个版块;后来,他说每隔一天;后来这条路越来越越野,有时候不超过十天半。

在这样风骚的操作下,我渐渐失去了很多原本爱我的读者。他们对我很失望,甚至发私信骂我。

我可以骂你回去吗?我能打破罐子吗?我不能,因为这是我的错。

想挽回他们对我的爱该怎么办?

除了更新快,除了写得更用心,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传递更多暖心的东西。况且我只能继续默默更新,不能指望他们再爱我,因为我已经违背了承诺。

也许在我持续更新一段时间后,他们中的一些人会原谅我。

这就是救赎。和你分手想挽回也是一样。默默做自己该做的事。对方会不会原谅你或者爱上你,一方面取决于你的表现,另一方面也取决于对方的想法和状态。

所以,不要迷信套路,不要急于求成,不要急于攻心,不要鬼迷心窍,欲速则不达。

嗯,在这里写作是准备进入正题。

最后一节讲了八个字“爱则无欲,欲则无情”,讲的是拯救最基本的价值观。

(既然这篇文章现在是单独写的,那就让我来解释一下什么叫“爱意味着没有欲望,但欲望意味着没有无情”,因为听起来不像是人类的语言。所谓“爱情没有欲望”,就是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,那么爱就完了,你可以尽力对别人好。不要去想你的努力是否能得到回报,这是为了真正的康复,康复后你想在一起。善良;所谓“欲则无情”,就是我不愿意追回——,所以我只是想证明我能追回他。为了得到他,我可以忍受一切。)

好,明白这个,那么——持有这个值,我们就可以操作打捞了。

说到这里,我给大家讲讲“节约”。虽然几乎都不是在拯救爱情,但是三三三五四的事情是普遍相关的,所以也许会给你一些拯救感情的启示。

然后.我将按时间顺序来。

第一次“挽回”,那年我12岁

这不是拯救爱情,而是比爱情更难。

嗯,一年级的时候,我12岁,成绩很好。我是学校第一名,几乎每科都是全校第一。

因为我学习好,老师们都很喜欢我,所以我有点骄傲,当然我也有点肆无忌惮甚至傲慢。

开学才一个月,班级就要选班组长,班主任却言而有信,说想选却没选。除了更换劳动委员会光荣的官职外,其他重要职务,如学习委员会委员、班长等,都没有变动。

因为学习委员——是政教处主任的女儿,班长是班主任的女儿。

我很不满意,为什么?这他妈公平吗?清朝灭亡了一百多年。为什么你还把君权神授?我们能进行民主选举吗,谁有能力投票给它,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专制?你是为人师表,告诉我们做人。

于是,我把我的建议写在了班里的“建议书”上,老师——。我认为你这样做不公平。你不应该任命你的女儿为班长,但是班长应该由全班选举产生。

忘记写我的观点。我也写了自己的名字。当时我还以为——。哇,我的建议太棒了!

结果第二天开班会的时候,班主任翻了这个意见。

她平时温柔贤惠,突然。博!跑了!大!愤怒!

“我不为女儿难过,那我为谁难过?”

当时我很委屈.我默然不语,想放声大哭,却只能咽下眼泪。

太他妈委屈了,我说的有问题吗?

你是一个30-40岁的成年人,不会反思自己的问题。你为什么还生我的气?

在下半节的班会上,因为学校要上课

似于永久性的黑板报,但她却不让我去写——我从小学二年级到六年级,一直都是全乡所有书法比赛的第一名。

整个乡镇,就没有写字比我还好的小孩儿啊!

但她还是指定另外一个同学写了,有点跟我斗气的意思。

后来,出黑板报的时候,是周末,我读初二的哥哥也参与了(他是他们班字写得最好的)

我哥哥回到家以后,他跟我说——在出黑板报的时候,我们班主任和她老公也在,我的班主任对她老公讲:

“就算李弯湾是全世界字写得最好的人,我也不稀罕他”。

嗯,她老公是我们学校的校长。

我的天哪,我那时候只是特么的一个12岁的小孩啊,你们一家,一个是校长、一个是班主任、一个是班长。。好处都是你们的了、权力都是你们的了。你们还嫌不够吗?为什么要伤害我一个12岁的留守儿童。。

难道我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吗?我只是一个小孩啊,不是说大人量大吗,为什么你们连我都容不下。

后来,我回到学校,意识到自己不能跟老师作对,因为我父母都是农民,我们家没有任何背景,遭了罪、受了委屈,得自个儿受着。

爸爸说,牙被打碎了,只能自己咽下去,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可以讲道理的地方。

于是,我就主动示好啊,每次见到她,我都殷勤地打招呼,“老师好”说得可热乎了。

但是,她视我为无物,根本不会正眼瞧一下我。

我能怎么办?

要转学?我一个留守儿童,父母在外省打工,这办不了;要跟老师对着干?那更不行,我从小一直全校第一,是家里的甚至是一个家族的希望,我不能破罐破摔。。

于是,我边流泪边想,我该怎么办啊。。难道就不去上学了吗?

可我转念一想,不对,我那么聪明,我一定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……

要去找老师求原谅吗?那不可能,她一天天那张拽得跟二五八万的脸,肯定不会原谅我。。

所以,我只能从长计议,不招惹她,默默行善就好,我相信我默默付出、做一个乖孩子,迟早有一天会打动她的。

于是,每天放学后,我都跟值日生一起打扫卫生;每节课下课之后,我都去擦黑板。。。

班里所有的事,只要我能想到的,我都会去做。但这一切,并没有效果。

我偶尔也曾崩溃过,偶尔也想放弃过。

但坚持成了习惯,我每天就那么默默的做着我认为“终将有效”的事。

快期末的时候,距离我得罪她已经很久很久了,有天晚上,上晚自习的课间,我去擦黑板,而且把粉笔灰槽的那些粉笔灰耐心地清理干净。。

这一幕,被偶尔来视察学生晚自习情况的她看见了,但她什么都没说。

第二天,我们语文测验的试卷发下来了,毫不例外,我又考了最高分。

但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班主任(语文老师)表扬了我,说我一个什么句子写得非常美,还闭着眼睛想象了我描绘的那个美好画面。。

说我写得太好了,太有才华了。。

这件事过后,她算是原谅了我,而且,见到了我还会主动向我问好了。

我忍辱偷生的半年,最终还是获得了我想要的结果。

嗯,这段对于年少的我不那么美好的经历,对我的影响实在太他妈大了。。

从那件事,我就知道“欲则无情”是多么可怕,虽然我当初还没有总结出这么精辟的话来,但我已经有了这种意识了。

如果你想要得到什么,埋头苦干就好,只要时间足够长,早晚你是可以成功的——你得相信这一点,这是基础的基础。

当然,“埋头苦干”是底层的价值观和信仰,从技术手段上来讲,你需要时不时刻意的让别人知道,因为影响是潜移默化的、由量变到质变的嘛。

但请注意——你不要直接让别人知道,你要让他自己不经意间看到,你得让别人觉得你不是在演戏,你是心甘情愿自己为自己做的,不是为了给他看而做的,这个度要掌握好——专业的术语叫“不要暴露需求感”。

其实,挽回就这样——如果你不是真的爱,更多只是不甘心的话,你就可以“欲则无情”。

被分手了、被离婚了,你现在最需要做的,不是拼命地纠缠,不管对方做什么,要顺着他的意,最起码不要进一步激化矛盾。

你默默的行善,默默自己修炼,默默对她好,不要求结果,最起码不要在短时间内求结果。

人心都是肉长的,一天感动不了,一年感动不了,三年还不行?十年还不行?

关键就是,你的欲念够不够重,你的决心够不够强,如果你是那种能挽回就挽回,不能挽回就拉倒的想法,算了,你还是尽早拉倒吧。

你花了很长时间让一个人失望,或者说你做了一件严重伤害对方的事情,根据能量守恒定律,你也要做最起码同等量的好事才能清除他对你的坏印象吧。

你要连这点都意识不到,你还挽回个屁啊。

第二次“挽回”,那年我16岁

我读初三的时候,有了个女朋友——这看起来是个爱情故事,但由于发生在年少无知的时候,跟真正成年世界的感情还是有很大区别。

所以我没把它算成情感挽回——只是把它当做类似于情感挽回的事。

别问我为什么12岁读初一,16岁读初三。

因为我留守儿童没人管,初一到初三成绩一直在下滑,从全校第一到全校第三,又从全校第三到第十,最后滑到四五十名。。

本来在我们那种乡村中学,能考上重点高中的就那么两三个,好的时候有七八个,不好的时候一个都没有。

所以,四五十名的我,没办法,只能复读。

在复读的时候,因为老油条了,而且那时候我又成了全校第一,甚至全县的前几名,考重点高中肯定没问题了。

在那个时候,我就跟一个小朋友谈恋爱了。

为什么说是小朋友呢,因为那个女孩才特么读初一,哈哈哈哈,写到这里我都忍不住笑了,你现在看一个28岁的男生跟一个24岁的女生恋爱,你会觉得没什么。

但大家年纪基数都很小的时候,你一个16岁的男的,跟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,甚至都只能叫儿童恋爱,是很奇怪的,是很羞耻的。

但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那时候学习又好,文章又写得好,学校里的人都在看我写的文章(我自己出了个小说集,大家都在分享着看,有一大群粉丝)

真的是春风得意啊,很多女孩都喜欢得不得了。

我飘了,真的飘了,根本不把我的小女朋友放在眼里。我私底下就跟别的女生暧昧,甚至牵手。

这些恶劣行径被她发现了,于是她找到我,要我给她一个交代,当着众人的面,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,然后倒在了别的男生的怀里哭了。。

真的,跟电视剧演的一样,特别刺激,我那么小年纪就尝试当了一把渣男,也算是年少有为出息很大了哈哈哈。

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她打了我,还对我怀恨在心,说要找人揍我,或者让我找人揍她。。

(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?)

从那一巴掌之后,我们纠缠了一两周,然后正式分手了。

分手之后,像所有的渣男一样,我开始“忽然明白”,开始“大彻大悟”,于是,我就想着挽回。

但我跟别的渣男可能还不太一样,我毕竟比较聪明嘛,而且因为春风得意,所以智商也还在线。

于是,我每天就些日记。

(后来我有写失恋日记的习惯就从那个时候开始的)

我写日记,写什么日记呢?就是写对自己恶劣行径的反思,写对她的思念,对她的爱。。

嗯,这是日记,自己写给自己看的日记。

写了二三十篇了,我就找到我的一个朋友,叫他偷去给我的小女朋友看,并且嘱咐他:

“你要叫她赶紧看,看完赶紧还回来,不要让李弯湾知道,趁他生病回家了,你赶紧看,看完我还得拿回去放好,他要是知道我泄露了他的日记,他会弄死我的”。。

然后,我那小女朋友,被感动得一塌糊涂。

过了几天,她约我见面,边跟我说她之前的错边哭,最后倒在了我的怀里。。

“宝贝,我们和好吧”,她哭着说。

哎呀,写这个故事真是感慨呀。

我真的是。。。小小年纪,渣不说,还老奸巨猾、套路满满。

所以我现在不太喜欢别人玩套路,因为这些套路,我十多岁就玩过了。。

但是,不得不说,很多时候,套路这个东西,还是非常有用的。

但这其中的底层逻辑,还是那四个字,“爱则无欲”。

我当时春风得意,并不可怜,我并没有把自己摆在一个受害者、一个弱者的地位。

我也并没有十分强烈必须要挽回,而且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,所以最后又把小女朋友哐了回来。

所以,挽回最忌讳的,就是把自己摆在一个弱者的位置。

你一旦觉得自己弱,你就废了。

而且,挽回中,最糟糕的是——你先是把自己摆在一个弱者的位置,然后哀求、疯狂打扰、想要快速挽回、自己有点改变就渴望对方扭转对你的态度。。

你这样能挽回才有鬼呢。。

姿势不对,努力白费。

第三次“挽回”,那年我17岁

这是我读高一的时候,故事的男配角,是我的班主任。

没错,我才是主角。

我那时候不知道怎么了,跟特么中了邪似的,一天天就知道作奸犯科。

跟我读初一的时候是天之骄子不同,我读高一的时候在重点高中,年级排名700多名(一个年级1500多人),基本上是学渣中的学渣。

成绩不好也就算了,我还一天天的搞一些鬼名堂。

有天下了晚自习,我强吻了我们班一个女生,亲了脸。

这一幕,正好赶上了班主任回办公室(他办公室就在我们教室隔壁)

他正好撞见了,跳起来朝我胸口就是一飞脚,然后噼里啪啦地朝我脑袋一通乱打。。

打完之后,马上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,第一句话是叫我赶紧卷铺盖走人,说我不配为人,说我这种流氓行径在社会上“脑壳都要被人家打成南瓜饼”。。

(当时还觉得他这个形容怎么那么好吃)

我能怎么办?就认怂啊,颤抖地说自己不配为人。

后来快熄灯了,他让我回去反思反思,顺便收拾一下我的铺盖,明天他找车子送我回家。

第二天,他把被我强吻的女孩和我叫到办公室,我当时非常非常恐惧,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犯了大错;另一方面是我父母都在外打工,不知道还以为我读了重点高中就是在学校里好好学习的。。

我要是被开除了,这不仅是前途的问题,而且会让我父母都没面子,更重要的是会严重伤了他们在抛光厂一天工作16个小时也要望子成龙的心。

在办公室里,班主任对我说:

“如果她能原谅你,我就放你一马,如果她不能原谅你,你就回宿舍收拾铺盖走人”。

女孩一直不说话,接着又哭了起来,说,“你对我这样子,你让我以后怎么嫁人”。。

我。。。

隔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吧,她才慢慢悠悠的说:

“老师,我原谅他了,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吧”。

(今天我能坐在这里写文章,真的需要特别鸣谢我的这位女同学,祝你婚姻幸福,孩子健康,万事如意,真的。如果你当初不原谅我,我现在可能还在老家的山上搬包谷)

这件事之后,我的班主任不再理我了,我又拿出初一的时候那一套,好好接受劳动的改造——果然,还是有用的。

一段时间后,他还是原谅我了。

但是刚好没多久,学校就有一个“十大歌手”的比赛,我唱了一首《大约在冬季》,初赛还得了第二名。

可是复赛的时候,我弃权了,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弄光盘,我都从来没有跟着伴奏唱过歌,由于自卑和害怕,我就放弃了。

这下惹毛了班主任,他在课间操的时候辱骂了我,真的是辱骂,说的特别难听,什么“四不像”,什么“丢人”“浪费机会”“浪费粮食”等等。。

从操场回到教室,他还是不放过我,继续骂我,还叫班长在班级的“光荣榜”上给我加了5颗黑星星。

(5颗黑星星,在现实社会里,相当于有期徒刑20年)

从那以后,他是真的恨我。当然了,那种恨,跟我初一那个班主任对我的恨不同。

我初一那回,班主任对我的恨,是因为我伤害了她的自尊,本质上我是没什么错的,是她自己有毛病。

但高一这个班主任,他对我的恨,就是——人世间怎么会有这种垃圾?干垃圾、湿垃圾、可回收垃圾、有害垃圾,我肯定是有毒的那一种。

无法被教化,简直不配为人。

我能怎么办?我又把初一时候的那一套故技重施,见面热心打招呼,平时天天做值日。

但是,没有用。

这回是真的不灵了。

我能怎么办?我还能怎么办?

我就发奋学习,从班里的40多名,几个月之内考进了前十名,再搭配上热心问好和打扫卫生,在时间的催化下,他还是原谅了我。但我花了整整一年。

所以,从这一段挽回一个恨我、讨厌我的人,我得出的经验是:

如果别人恨你、不爱你了,很可能是因为你做人做事有问题,比如你太强势,比如你太滥情,比如你太不在乎人家,比如你脾气太大甚至动手打人。

这都是你有问题。

怎么办,你只能真正的去改变,先把自己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再说挽回的事。

就你那副德性,人见人怕,人家好不容易摆脱你,怎么可能会在短期内跟你和好?

如果你真的爱对方,你先把“你”弄好再说吧,要不然你怎么可能能挽回,就算是挽回了,早晚人家也会离你而去。

很多人失恋了,找到我帮忙挽回,一天天就只知道问“我该怎么办”。

事实上,在“我该怎么办”这个问题里,比起“怎么办”更重要的,是“我”该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第四次“挽回”,那年我19岁

我读高三的时候,我们宿舍就在值班室的隔壁。

值班室里,宿管阿姨常年在那里驻扎。

宿管阿姨很喜欢我,还经常送我东西、叫我去她家吃饭。

我们的关系很好,亲如母子。

有天,吃完午饭,我要出学校去办点事,下午回来就被她开了一张大罚单,说我“私自离校”。

(这种大罚单,在我们那种军事化管理的学校,是要记大过甚至留校察看的)

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给我开了一张大罚单呢?原来是因为中午的时候,她跟我打招呼,但我没看见。

就因为这么个小小的举动,她就生气了。

说我假烟假酒假朋友、假情假意假温柔,说我白眼狼什么的——我???我是真的没看见啊。

但罚单都开下来了,这种“大罚单”,是要扣老师的奖金的,估计要扣一千多块钱,而且我需要请家长——我家长都特么在浙江打工,哪里去请?罚单开下来,班主任要被罚一千多,他岂能饶恕我?

我唯一的出路,就是去说服宿管阿姨帮我取消那张罚单。

我从教室去值班室的路上,想了很多,想来想去,目的无外乎就是让她帮我取消罚单嘛,但这怎么弄?

直接有理有据的说?说自己没错,错都是她,是她有眼无珠、肆意妄为给我开了罚单?

这太粗鲁了,人家在气头上,怎么可能听得进解释?

而且,即便一个人不生气,他也很难会觉得自己有错。

(在这里插个嘴,生活中我特别讨厌男人们总是说“女人听不进道理”。这他妈跟男女无关,不是女人听不懂道理,而是这个世界基本上没有人能听得进“道理”,因为当你要讲道理的时候,你想表达的,无外乎就是你没错、错都是别人嘛——这谁他妈听得进去?你看那些几乎全是男性的球迷论坛,他们天天为詹姆斯/科比、C罗/梅西吵得不可开交,谁听得进道理?)

后来,我就想,唉,算了,阿姨平时对我那么好,我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即便是她误会我了,即便我一点错都没有,但毕竟是伤了她的心,她现在很难受是事实,我应该去打开她的心结,就算这张罚单不能撤销,那我也认了,后面班主任或者学校对我的处置是什么样的,后面再说吧,我认。

我的目的,从去说服阿姨撤销罚单,变成了去跟阿姨道歉、打开她的心结——我被开了罚单很委屈,但她给我开了罚单,她更委屈,我为什么要去为难一个比我还委屈、平时对我那么好的阿姨呢?

然后,我就去值班室找她道歉,但她把门关起来了,根本不跟我说半句话。

我在她的窗前念叨了两个小时,她终于开口说话了。

当然,她一开始还是很冷淡,说给我开罚单是依法拿下,如果我是来求她取消罚单的话,想都不要想;

后来又开始数落我,说我怎么拽得跟校长似的;

再后来,她又不说话了。。

我一个人站在窗外,跟她讲我的罪状,讲她的不容易,讲她平时所受的委屈,讲大家不尊重她,讲她拿那么少的钱干那么繁杂的活儿,还要承担特别大的风险和责任。。。

从下午5点过讲到晚上10点过。。

最后,她开了门。一开门就向我哭诉她的不容易,越哭越伤心。

我就安慰她,帮她擦眼泪。。

说实话,那时候,我是真没想撤销罚单的事,我是真的觉得她不容易,是真的心疼她,我妈妈也是劳苦人民,我也不希望看到我妈妈这样伤心。

看到她难过的样子,我反而觉得。。我想要去撤销罚单的想法太不是人了。

我那时候想——不,这个罚单我认了,我只是想让阿姨宽慰一些,确实是我做得不对,就算只是出于误解,但她肯定一直在受各种各样的学生、老师、学校领导的刁难,而且工资又低。。。她受的委屈够多了,我那点委屈,算得了什么呢。。

后来,她不哭了,拿出西瓜。

“你吃。”

再后来,她说:

“那张罚单呢?拿来我帮你划了”。

这一段经历,只是一天的经历,对我的影响非常非常大。

这也是我写过的、最温暖的真实故事之一。

如今的我,回顾起我人生做的所有事——有时候,我之所以能把事情做对,是因为我从这段经历里获得了智慧——把别人的感受放在我自己的感受之前;有时候,我之所以把事情做错,是因为我完全遗忘了这段经历,甚至走在了反面——我只在乎自己的得失,没太在意别人的诉求和感受。

我想了很多次——我之所以能挽回阿姨,是因为我做到了“爱则无欲”。

如果我的目的只是单纯的让她把罚单撤销,而是否撤销罚单的事,又还没有重要到像我跟我那两个班主任的情况,那我会怎么想?我会怎么做?

我可能只会在乎一件事——我到底有没有做错。

如果我没错,那就是你冤枉我,我在“挽回”的过程中,她要说我几句,我可能就会解释和反驳,根本不可能能够在她窗前站四五个小时。

如果我有错了,我会怎么想?“是,我是错了,但什么样的错不能原谅呢?有这么严重吗?有这个必要吗?我都这么诚恳的向你道歉了,你为什么还不原谅呢。”

我就算不会这么说,我内心也会这么想,我内心就算不这么想,我潜意识里也会这么认为。

这样的话,我是不可能经得起她的怨念和冷漠的。

但是,智慧选择了我,我选择了爱。

智慧比自私更优越在于,你会认识到:

这不是一个关于对错的问题,这是一个关于感情的问题,对错已经不重要了,你需要面对的事实就是——无论你有没有做错,你已经伤害了对方的感情。

在对方已经生气、失望、伤心、冷漠了之后,你还在纠结自己有没有错,你还在纠结你自己那些感受和想法,这太自私啦,人家是不可能跟你和好的。

在自己无法意识到的自私面前,你就很容易急火攻心,很容易想要即时的回报,很容易情绪激动甚至死缠烂打——因为你压根就不会去想对方的感受,你只在乎你自己。

所以,如果你真的只是不到黄河心不死、你不想谈爱不爱、你就是想证明自己可以挽回,那么你可以“欲则无情”,像卧薪尝胆那样、像韩信忍受胯下之辱那样,可以一直默默付出,或者采用别的套路,终有一天实现自己的目标,这是有可能的,毕竟确实会有人屈服于套路或者各种人性的弱点。

但是,这样会非常累,你每天都会过得很痛苦,甚至很容易就崩溃、放弃了。

不过,如果你是“爱则无欲”、你是真的爱她、你是真的想要她幸福的话,你可能连“挽回”这种概念都不会想。

你可能只会考虑一件事:

“亲爱的,我只是在想,我能不能让你快乐,我要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,你才快乐”。

当你把对方的幸福、对方的感受置于你自己的私欲事前,你不仅会变得开阔、不仅会提高自己的境界,而且——这才真的有可能会挽回以及挽回之后能真的走向持续的幸福。

基本的概念是:你的这段旅程,不是挽回,而是她让她能感受到幸福、然后愿意重新跟你在一起。

是的:爱则无欲,欲则无情。

如果你是真的爱她、真的想一生一世,那么,把后半句去掉。

——完——

PS:需要向我咨询情感问题的朋友,可以点击我的头像回到主页,发送“情感咨询”4个字给我,获取相关的信息。

标签:

本站所发布的文字与图片素材为非商业目的改编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侵权或涉及违法,请联系我们删除,如需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:http://www.96so.com/return/3591.html

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2005-2021 www.96so.com 【96情感网】 版权所有 | 鄂ICP备09002317号

声明: 部分信息与图片素材来源于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与违规,请与本站联系,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处理,互联网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123456@qq.com